陈坤:我因名利而迷失由禅定而找到自己

来源:菩萨在线发布者:妙音时间:2017-08-18

 

 

我因名利而迷失由禅定而找到自己

 

<strong>迷失的三年</strong>

 

据说,人在两种状态里,都会遇到魔鬼:一种是失意的状态,一种是得意的状态。不过,在我看来,得意时更容易遇到魔鬼,更容易迷失。人在普通生活的时候,会有些诉求和希望,不管这个诉求和希望是实在的财富还是带有虚荣心的成就感,起码有所寄望。可当财富和名誉突如其来超出预想,当命运女神突然眷顾让你春风得意,反而会让你感到害怕,你会突然迷失。

 

从2003年到2006年,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我好像得到了一切。然后,迷茫也来了,我还能做什么呢?以前没房子住的时候,我觉得人生有希望有目标,希望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踏踏实实地拥有一些东西。

 

我十几岁的时候是有计划的:我以后要租个房子,我要去赚钱,我要分期付款买一个房子,我要努力工作去还款。我要去旅行,我要去吃好吃的,我要吃涮羊肉......可是这一切突然间变得不一样了,突如其来的财富和名声打乱了我从记事以来对人生的计划,而且它们强大到足以消灭我作为一个普通人自我进取的希望和快乐。

 

在我原有的人生轨迹里面,可能一个月挣八千块钱已经是非常快乐的事情了,但是它一来就来了五十万、八十万,一切都来得太快了突如其来的名利把我撞上了另外一条轨迹,那条轨迹是我不能控制的。

 

这一切好像都是环境在带着我走,而不是我自己想要的。

 

我十九岁来北京,原本的目标是想成为一名专业歌手,因为一个机遇,陪朋友考电影学院被录取,成了一名演员。毕业后觉得做演员没意思,想当设计师,因为没钱交学费而搁浅。回来想拍戏攒学费,没想到一部戏又把我彻底留在了演艺圈。我红了,得到了很多,也需要面对很多,但这一切都不是我原本想要的生活我,很不爽。

 

当我稍稍冷静下来就发现,我的人生有点像空中楼阁,得到的一切让我感觉很不真实。我不是一个坦然接受一切的人,我会思索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到我这儿来。当我得到一个太猛烈的、没有根基的、并不是跟付出成正比的回馈的时候,我其实并没有那么高兴。接受一个东西对我来说一定要有道理,但是它的道理来自哪里?太莫名其妙了。在我的思维方式里面,对于不成正比的收获,感到很不安。

 

从2003年到2006年那三年里,我的内心一直都恐慌不定。当我很辛苦地拍完戏回家,回到我在北京买的房子,跟母亲和兄弟姐妹在一起时感到很温暖,他们都很照顾我。虽然在家里的时候是天堂,但是每次我离开家的时候就特别恐慌。因为我老是觉得”塞翁失马焉知祸福”,莫名其妙拿到一个财富,也可能莫名其妙招来了一个灾难,对于我来说,它们之间是有内在联系的:一件坏事可能是另一件好事的开始,或者一件好事是另一件坏事的开始。

 

有一天我开车在路上,看到繁华的街景,如梭的车流,穿行的人群,突然间觉得特别害怕!我觉得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!我随时会失去它们,或者它们失去我。那天回到家里,我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所有的银行卡全部交给我的家人,把卡的密码告诉他们,就是怕自己有一天会突然死掉。

 

那段时间我得了抑郁症。整夜整夜的失眠,厌世、悲观,觉得人生没有意义。有几次我靠近窗户,差点跳下去。同学和朋友都觉得不可理解:你现在条件这么好了,为什么你还会想这么多呢,该玩玩,该吃吃其实完全不是,我的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!

 

那是我人生中最迷惘的三年。我从得到名利后的欣喜,到膨胀,到厌恶,再到恐慌,最后跌落情绪的谷底。我想了很多办法想从那种负面的情绪中走出来,身边的人也给了我很多的帮助,但是成效都不大那几年总觉得内心缺点什么,又不知道缺的是什么。

 

后来才知道,是缺一个核。

 

<strong>禅定让我找到自己</strong>

 

2007年,我开始寻找一个方法,让我放松和平静下来的方法。也许有的人会欺骗自己,告诉自己说”我很厉害,这一切本该属于我”。但我做不到。我不能假扮”我比别人强,所以这些东西就是属于我的”,那我就要找个方法。

 

起初我用的方法是转移注意力,再就是逃避,但这些都治标不治本。经验告诉我,解决问题不应该从外部一个一个地解决,而是要从内部解决。

 

我找到了那个方法,就是”禅定”。

 

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开始打坐,没有人教过我,我好像天生就会打坐。小时候经常自己没事就打起坐来,身边的朋友还曾经笑话我是”怪胎”。成名后的那几年,因为内心的浮躁,我已经很久没有打坐了。有一天,当我反思自己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打坐,我开始一个人在家里打起坐来。

 

打坐是一个可以让内心变得安静的一种方式。首先你要放松,专注于自己的呼吸,让呼吸很平静,这样你的内心也会变得安静,然后你可以跟自己对话。那一天,当我慢慢放松,进入内心,有个东西就打开了。我发现,对于我正在经历的一切,唯一的方法就是坦然面对。当我面对之后,我发现我有了勇气。然后我什么都不做,就是放松,去面对它。

 

古人云: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”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。命运把我带到这个地方,是有它的深意的,我不能因为它将我拖离了原有的轨迹就狂躁、不安,甚至想放弃。人生是一条很长的路,我们每个人都是行走的人,无论你走得好与不好,你都要走下去,面朝前方地走下去,心态积极地走下去!

 

我小时候觉得坐头等舱的人都是一些对社会有责任感的人,或者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,但是我并不觉得我自己对这个社会做了什么,或者我的才华、我在表演上的专业能力、我的文化修养程度,让我可以去享受这种待遇。

 

我忽然明白,财富的拥有或许是对我的一个考验。我是不是可以给财富一个正面的导向?用我所拥有的财富与资源去帮助更多的人,我拥有的东西才有意义,我的人生才有真正的价值那一刻我又明白了一层更深刻的哲理:帮助他人就是在帮助你自己。

 

如果不认清这一点,我将永远被财富牵着走,心是被动的;当我主动的时候,我就做了自己的主人。生活中很多成功的人,包括以前的我,总是觉得心里缺了点什么,现在我明白了,缺的是内心的一个核,一个正面的力量我找到了那个核,就不再恐惧了。

 

2008年,某一天,我豁然开朗,心里生出了一个强大的信念:我的生命中不光有我的家人需要我照顾,还有更多需要帮助的人,这才是我未来真正要去努力的方向。我要在有生之年尽我所能去帮助更多的人,帮助他们的生活远离痛苦,帮助他们的心态远离灰暗。当我生出这个信念之后,我的心里重新充满了力量,对未来也生出了新的希望。

 

从2003年因名利而迷失,到2008年通过禅定找到自己,这中间差不多有五年的时间。我的人生绕了一个很大的弯路。我在想,假如在我二十岁出头的时候,有人告诉我:“你的人生是途中的,无论你遇到挫折还是沮丧,你都不能停下来,要继续走下去!人生的意义就是往前走,心态正面地大步朝前走!”那么在我后来面对负面情绪的时候,就会有一个正面的心理导向,我就不会走那么多的弯路。

 

2008年,某一刻,我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:我可不可以在未来的某个时机,通过一种什么方式去传播这个正面的力量?

 

<strong>行走是另一种禅定</strong>

 

2010年夏天,去湖北某地演出,途中遇到一件事,对我的触动很深。接送我们的工作人员是个年轻的女孩,因为一整天都跟我们颠簸在路上,在凌晨一点的时候突然崩溃,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嚎啕大哭。我当时心里就被蜇了一下:现在的孩子,都这么脆弱吗?

 

偶然的事件唤起了我心底积淀已久的想法:传播正面力量。

 

2010年7月,我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”东申童画”,我想时机到了。但是,以什么样的方式呢?

 

于是,又是突然,行走的念头跳入我的脑海:不如我们一起去行走吧。我情绪不好的时候,或者遇到难题的时候,就喜欢一个人在外面一直走一直走,直到心可以安静下来,能跟自己对话为止。行走是禅定的延续,是另一种禅定的方式,这个方式帮我解决了很多问题。我可以带领在校的大学生一起去行走,在行走中让心平静下来,平静下来就可以看清自己;并且我想在他们学生时代就埋下一颗种子,给他们的内心输入一个正面的力量导向。未来他们走进社会,面对激烈的竞争和压力时,他们内心会有一个正面的力量去应对。

 

于是,就有了”行走的力量”。第一站:西藏。

 

于是,就有了此刻,我坐在飞往拉萨的飞机上。

 

于是,很突然地,我这个重庆的孩子,走到了北京,走着走着又走到了西藏。

 

打开遮光板,阳光穿过云层,照在拉萨的土地上,而天穹辽阔无边,寂然无声。此刻,我感觉自己像一只鹰,正在云中穿行,寂静、凝重、安详的云朵是我孤独的伙伴。我闭上眼睛,听风从耳旁呼啸而过,享受气流擦过”翅膀”的速度,感受我的”翅膀”所能承载的力量,心里充满骄傲的感动。

 

 

(文编:妙音责任编辑:王颖)

    您的支持将是我们前进的动力,感恩

    赞赏支持